漢翔董事長 廖榮鑫:祭3策略 迎國機國造

漢翔董事長 廖榮鑫:祭3策略 迎國機國造

   面對日本三菱的MRJ、大陸中國商用飛機的C919,及加拿大龐巴迪的C-Serie等客機開發案時程都曾延遲,漢翔航空工業董事長廖榮鑫在接受本報專訪時強調,將祭出三個策略,包括創新(含製程創新)、智慧化或工業4.0及供應鏈整合,期許如期、如質完成新式高級教練機的國機國造任務。

   新式高教機66架總預算金額為686.4億元,其中漢翔取得641億元經費,108年首架原型機出廠,109年6月底執行首飛,預定115年完成全數交機,今(11)日距首飛倒數日,只剩下993天,也引發國內外各大航太廠商的商機卡位戰。  

   國機國造的新一代高級教練機自研自製案,今年4月25日在中科院委託下,由漢翔承製,目前供應鏈已儼然成形。廖榮鑫說,燁鋒輕合金已開始供應高教機的工、模具所需鋁合金。漢翔與漢威聯合公司合組的「國際渦輪引擎公司」(ITEC)共同開發的「F124」引擎,也將搭載在新一代高教機。

   廖榮鑫透露,新一代高級教練機配置雙顆「F124」引擎,其採購金額,約占飛機總造價的20~25%,目前漢翔與漢威聯合公司已談妥協議,讓漢翔岡山廠生產「F124」引擎自製率,由原35%,再提升至50%,可望帶動國內協力廠商機匣加工訂單商機。

   至於高教機起落架部分,廖榮鑫說,因重新設計來不及供應時程,漢翔將與原IDF供應商美國聯合科技公司(UTC)簽署起落架採購合約。

   同樣地,漢翔與原IDF供應商馬丁貝克(Martin-Baker)飛機公司,談妥續用MK12彈射座椅,安裝在新式高教機。廖榮鑫強調,雖此次談判價格,高於設定目標,但基於飛行員安全考量,漢翔同意採購,也將與對方簽約。

   另一方面,105年6月2日成軍的「台灣航太A-Team4.0」,會員人數已由最初的220家,迄今增至330家,累計已取得AS9100認證的會員或協力廠商共計77家,包括中鋼、中鋁的原物料,都可製作出新式高教機零件。

   廖榮鑫認為,國機國造尋找解決方案,包括第一、創新(含製程創新);第二、智慧化或工業4.0;第三、供應鏈整合。其中,製程創新部分,包括複材疊貼工序,可用簡單工具或創新方法解決,且不違背認證通過的要求。

   智慧化方面,他參訪全球機械手臂大廠庫卡(KUKA),其機械手臂可舉到2公噸的重量,但航太業作業只要舉到250至500公斤就夠了,主因是航太業要求精準,舉得太重之後,反而不精準,且製程重複性不好,未來機械手臂也是智慧製造的重點。

   此外,他也到西雅圖的Electroimpact公司看組裝機器人,以打一個鉚釘為例,從打洞、去屑,及上膠完成,其效率是一位技術非常熟練作業員的40倍,主要是要應付目前飛機需求,是過去的4倍,目前引擎需求是過去的5倍,雖然機器人組裝難免有時會漏失,但組裝的高效率,剛好可應付市場需求量。

   尤其,漢翔與中科院簽署「先進積層製造技術(俗稱3D列印)」合作意願書,未來工、模具,也可採用3D列印,解決「消失性商源」零件的籌補問題。

   廖榮鑫認為,漢翔若用人工組裝高教機,永遠跟不上機器人的組裝速度,因此,漢翔正評估購買具備移動平台的組裝機器人,每部機器人價格上億元,採購後,他相信飛機組裝效率會提高很多,且未來高教機及民機組裝,都可適用。

   面對微利時代來臨,廖榮鑫說,日本五大重工大廠負責人或公協會,面臨空中巴士、波音,及勞斯萊斯等多家公司要求降價時,都會提出三個因應步驟,首先日商依據飛機或發動機製造廠提出降價要求,會想辦法與對方談判,再接受談判結果;第二、尋找解決方案;第三、接受低利潤訂單,讓航太加工業界進入微利時代。

   面對微利時代,廖榮鑫強調,日本廠商很擅長精實生產,漢翔做精實生產,也有十幾年,所謂精實生產,就是盡量減少花很多錢,去買很貴的設備,而是用製程改善,精進人員技術與效率提高,從點、線及面,達到全面精實生產的效果。他希望國內航太供應鏈,也可藉由此次國機國造的機會,往前跨出去。例如,以前供應零件的協力廠商,可再往次系統組合件方向發展。

 

新聞來源:http://www.chinatimes.com/newspapers/20171011000059-260202